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设计访谈>>正文

寻访民间,铭记传统传承——曹县胡街艺术团

发布: 2017-09-22 12:42:29 | 作者:韩晶 | 来源: 设计▪中国

编者按:暑假期间,小编走访民间艺术团:山东菏泽曹县磐石办东关北胡街艺术团,艺术团内主要有竹马、东北大秧歌、二王争霸、划花船、踩高跷等文艺项目。其中文艺项目:踩高跷,因为无人继承已经无法表演,其余文艺项目也未合适继承人选。小编通过采访的形式,呼吁社会各方对传统文艺以关注以及支持。

 

 

设计·中国:您能给我们讲述一下有关竹马表演者性别转换的历史渊源吗?

胡街艺术团:我们艺术团的竹马表演,其根源源于宋朝,相传宋朝末期,在战争中官兵战事节节败退,壮士一去不复还,百姓之家,只剩下老弱病残以及一些女性。为了重新接续竹马艺术,女性开始从事竹马表演艺术的行当。这既是一种对传统特色艺术表演的继承,也是女性在家的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因此,流传至今,我们团里除了团长为男性之外,竹马以及其他民间艺术形式的表演全部由女性来担当。

设计·中国:据了解,咱们艺术团除了竹马表演艺术,还有其他表演,您能向我们大家具体介绍每个表演项目的特色吗?

胡街:我们艺术团目前还有四类艺术表演项目(原本为五种,现在丢失的是踩高跷表演),主要以竹马表演最为精彩。这四类分别是:东北大秧歌、“二王争霸(类似于“二鬼摔跤”)”、竹马以及摇花船。

首先我们在表演东北大秧歌的时候,最注重的是重心的随时移动,在秧歌中最能体现重心移动的步伐就是“踢步”了。其动律风格可概括为“稳中浪”。表演秧歌时,它的节奏性、律动性很强,并且需要跟着乐调走,它很好的将我们北方人豪放、泼辣、幽默展现出来。其次是“二王争霸”艺术表演,主要指刘邦与项羽的争霸故事。其最大特色是:由一位女性背驮着“二王争霸”的道具,通过表演者的腿、背、臀等综合协调动作,而进行表演的传统民间舞蹈,它总是给人以两个“王”在摔跤的外观表现。相传,它是由“二鬼摔跤”演变而成的,属于单人表演节目。其次便是竹马表演,本团的竹马的不同之处在于一是表演者全部为女性;二是竹马本身制作都是我们本团或者是我们本社区妇女所做的。三是竹马表演,要求鼓手、马头军、竹马表演者三者一体,统一表演。 最后,介绍一下摇花船,它主要是用来祝福新的一年中家的福寿安康。通常为路人出问题,艄公扮演者进行解答,在这一问一答中,趣味横溢。

 

 

 

设计·中国:您能向我们讲一下竹马制作的故事吗?

胡街:本来我们是要他人扎制的,可不算材质钱,仅仅是扎制过程,就需要三佰元,上级没有拨款,我们只好自掏腰包,但对于我们这些民间艺术团来说,但实在是太贵了。一咬牙,我们打算自己制作。通过不断的摸索和研究,我们自学学会了竹马扎制。它所有的材料如:胶泥、麻纸、竹片、麻儿、各色的平绒布、栓扣、绑绳以及一些起到装饰作用的马鬃、笼头和串铃、缰绳和马鞭等都是我们自己所自备的,在竹马制作过程中,我们很感谢村里的一些妇女、老人自愿加入到我们的缝制、扎制竹马的过程中。

 

    

 

设计·中国:一个竹马的重量是很大,尤其是对女性表演者而言,您觉得呢?

胡街:的确是这样的。首先竹马本身材质有泥塑有竹片还有绒布就挺重,其次竹马表演属于舞蹈范围,节奏性和律动感要求更强一些。再者竹马表演一个完整流程,大约是半个小时左右,没有休息空闲,对人的体能都有很高的要求,尤其对女性而言,更是这样。

设计·中国:您印象最深的一次演出是哪次,有何感想?

胡街:自从艺术团正式成立以来,我们参加过很多次比赛和文化节,每次都挺深刻的,比如说在2008年,CCTV7曾对我们有过镜头的录制。2003年,我们曾上过菏泽牡丹日报的封面。2010年,第一届曹县芦笋节开幕式,由我们开幕。当时我们从接到通知到正式表演,也就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我们边缝制竹马,边召集艺术团的人员,正式表演之前,都没来得及彩排一次,不过大家把舞姿之类的早就铭记于心了,所以表演的很成功,虽然没有任何报酬,但我们还是很自豪。

 

  

 

设计·中国:竹马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艺术,咱们艺术团是凭靠怎样的信念坚持下来的?

胡街:说实话,这种坚持确实挺困难的,没有资金的资助,我们团长自掏腰包。没有任何工资和报酬,我们团每个人却都不舍得离开,每次有节目出演,每个人都会很用心的参演。我们只是不想让祖辈留下的传统,在自己手上丢另外,每次表演时,都有好多来自远方的老人,来观看表演,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岁月的情结感,对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失。另外,每次表演时,都有好多来自远方的老人,来观看表演,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岁月的情结感,对我们来说又何尝不是。

 

       

 

设计·中国:最后,您对咱们艺术团的未来发展有何期望?

胡街:首先是这几种民俗表演艺术的继承问题,让我们很是担忧啊。我们团里,年龄最小的是五十岁,年龄最大的是八十岁,目前为止,我们还未找到能继承下去的人。本来我们团里还有踩高跷艺术表演,道具我都做好了,只是不敢再往外拿,毕竟团里人年龄大了,禁不住折腾。其次还是关于资金问题,我们没有任何国家补助,一切费用都由我们自己出。这几年我们已经很少参加比赛了,大部分竹马已经老化,一是用的时间长了,二是没很好的储存空间(小编跟随团长进入储存室拍摄,所谓的储存室就是类似于一个放杂物的小仓库,空间小,竹马和花船以及一些奖牌很拥挤的被堆放在一起)。希望像竹马这种民俗艺术能被足够的重视起来,继而传承下去。

 

(编辑:韩晶)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推荐: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