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设计访谈>>正文

刘子龙-蜡染情怀

发布: 2017-09-28 13:08:44 | 作者:韩晶 李卓 | 来源: 设计·中国

编者按:(1941.9—)河北武清人。擅长油画、蜡染绘画。1981 年在中央工艺美院专题蜡染研究。1986年兼任上海美院副教授,后任中科院管理学院副教授。作品有《染情》、《姐妹》、《花室春秋》等。出版有《刘子龙油画集》、《子龙蜡染》、《子龙蜡染绘画》、《子龙蜡染专辑》等。刘子龙先生是集绘画艺术、设计艺术、工艺美术于一身的复合型艺术家。 他1941年9月28日生于河北省武清;1961年自办“子龙画社”;1965年从事纺织印染图案设计;1981年入中央工艺美院进修;1985年任唐山市彩色蜡染研究所所长、高级工艺美术师、河北省彩色蜡染中心总工艺师; 1985年任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1994年任中国科学院管理学院教授,九三学社社员;现任中国民间工艺美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学会旅游工艺品专业委员会会长。

 

刘子龙

 

设计·中国:您觉得现代蜡染和传统蜡染有什么区别吗?
刘子龙:现代蜡染属于已经跨界的、超出了工艺性的纯绘画。传统蜡染是属于生活用品在实际中的应用,没有进入到绘画中去。所以它们的区别在于,一个属于精神的,一个属于物质的;一个属于纯观赏性,一个属于纯实用性。另外,现代蜡染又可以融入生活,可以为艺术品;可以成为文创产品,进而衍生为生活用品等。总的来说就是现代蜡染艺术性更大些,传统蜡染工艺性更强一点。

 


设计·中国:我们看了您的创作视频,感觉非常有意思,您能简单的介绍一下创作的过程吗?
刘子龙:蜡染画没有特殊的规则,法定的程序,基本上都是非常自由的。最主要的是绘画、是画面。
设计·中国:老师您说传统蜡染工艺,它并非是“继承”而是“激活”,那您如何阐释这个观点呢?
刘子龙:“激活”,说得比较即兴一点。“激活”有这么个定义:要灭亡或要死亡的东西才要被激活、被抢救。中国的蜡染出现的最早的、曾经的辉煌时期是在唐朝,后来逐渐衰落,现在有好多学者说它衰亡了,就因为这一说法的出现,就说明危险。另外,这么厚重的文化,仅仅凭借我一人之力是无法复兴的,我只是想号召大家共同努力来把过去的文化复兴,从而继承和发展下去。
设计·中国:您从三十而立之际从事蜡染至今,蜡染最吸引您的地方在哪,能让您如此执着?
刘子龙:小时候大约是在五十年代的时候,用蜡笔画画,这是第一次与蜡这种材料接触。后来有一次机会参加威斯康星大学一位教授所讲的纤维艺术,意识被打开,感觉到新的材料新的方法,应用到绘画上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从那时候便开始就有了启蒙。后来,张仃先生发现后便督促我把这个事情一直做下来。
设计·中国:您能跟我们聊聊张仃先生对于您和中国蜡染画的影响吗?    
刘子龙:非常大,没有张仃先生就没有中国的现在蜡染技术,就是他一直督促着我,也一直跟着进着,就是因为张仃先生,才有了中国现代蜡染艺术,因为张仃先生也是非常有影响力的,他对蜡染艺术的贡献以及对我的影响都是功不可没的。 

  


设计·中国:在现代这个社会环境下,您能向我们介绍一下蜡染的新发展吗?
刘子龙:因为蜡染是我们祖先创造的,是不能丢的,现在必须提倡继承和发展。把蜡染保留下来,将其发展。另外,世界蜡染热,也给中国蜡染提供发展空间和机会。蜡染已经形成世界语言,影响力大了,这也是现在发展蜡染的最好时机。
设计·中国:您在创作过程中的灵感源泉来自于哪里?
刘子龙:首先来说,蜡染其实也是绘画的一部分,我对这门艺术有着十分热烈的情感。因此在艺术创作过程中,一些情感就自然的流露出来。其次是,现在国际上对于蜡染艺术关注度逐渐上升,越来越多的人投入到蜡染艺术中,国际上有一个比较好的创作环境,这也为我的创作提供许多灵感。此外,西方绘画体系和语言在19世纪末基本枯竭,他们开始向中国、日本这些东方世界,寻求创作灵感。现在的绘画基本进入由三维空间走向二维空间的东方时期,中国的艺术是扁平化的画面打造了西方的绘画。因此,我觉得是东方的艺术挽救了西方的艺术。
设计·中国:我们都知道蜡染的实质属于绘画,而绘画的话语权由西方人掌握,您觉得中国应如何更好的发展蜡染艺术?
刘子龙:传统蜡染最重要的还是要来源于生活、贴近于生活的。其次,近代人的审美是传统的出路所在,现代蜡染艺术在国际上已经有30多个国家在进行创作,因此在国际上蜡染有个很好的艺术创作的氛围。我们都知道目前绘画的主体和绘画的形式主动权仍然在西方,所以绘画中东方的话语权是相对弱些的,因此现代的艺术还是以西方的绘画为主,而现代蜡染艺术实质上就是绘画艺术,尤其是现在实质上是北美对绘画风格形式影响最大。但蜡染艺术最初诞生于中国,因此对我们的创作还是有更多的好处的,我们应通过加强自己的文化元素,来把中国蜡染绘画最终起到一种引领世界。因为蜡染就是咱们中国人发明的,这是咱们最大的优势,所以它是有条件可以做到的。

  

  


设计·中国:对于工艺美术,我们该如何正确理解“工艺”这两个字呢?
刘子龙:过去讲究工多艺少,基本上都是一些手艺人,在文艺复兴之前,都属于一种奴隶式的手工人。文艺复兴期间,在达芬奇等人的努力下,才逐渐争取到艺术家这个地位。过去都叫贫民艺术、奴隶艺术,但我们不能排斥工艺,过去人们可能排斥工艺,现在我们做东西,只要你能做出好的工艺品,用什么方式都可以。

设计·中国:最后,您对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及学生的发展有哪些建议?
刘子龙:这个学校的学生创作力、理解力都很强,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创作出如此的作品已经很不错。而且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在社会上已经有很强的影响力了,我认为它是接替了中国工艺美术学院的大旗,在中国的工艺上应该有个引领作用。继承传统同时不断创新,将中国的工艺引领到一个新的高度,并对推动世界工艺的发展,产生更大的影响。

 

 

(编辑:访谈组)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推荐: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