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设计访谈>>正文

任跟心:四十年戏曲人生,唱响蒲剧情怀

发布: 2018-01-12 15:58:18 | 作者:侯子怡 | 来源: 设计·中国

编者按:任跟心,山西临汾蒲剧院院长,山西省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一级演员,中共十三大、十六大代表,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主演的戏曲《烟花泪》被北京电影制片厂搬上银幕,主演的《挂画》入选《中国戏剧家协会建国五十周年戏曲精品荟萃》。1993年去新加坡演出,首次使蒲剧走出国门。应邀到台北演出,参加亚洲艺术节、国际艺术节演出。她为吉剧、川剧、赣剧、京剧等多个兄弟剧种传艺,将她的技艺教给各剧种学生。传承、吸收了蒲剧已故著名旦角演员“王派”王存才的表演风格与剧目。善于以技巧塑造人物,椅子功、扇子功、水袖功等均为人称道,在水袖上独创了“跪步双托荷叶袖”的表演。获首届中国戏剧梅花奖之后,因在《土炕上的女人》中的出色表演荣获二度“梅花奖”及文化部第十届文华表演奖、上海第十四届白玉兰戏剧主角奖。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将蒲剧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任跟心成为代表性传承人。

 

                                                     任跟心
设计·中国:您是如何与戏曲结缘的呢?又是什么支持您在戏曲的道路上披荆斩棘,不断发展的呢?
任跟心:虽然搞了几十年的戏曲艺术,但我是从小喜欢。我们那一代人与戏曲的结缘,因为有传统艺术不断的传承,我们中间没有断,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周围都能看到戏曲。小时候看的是现代戏,比如说八个样板戏。排一些小节目,在舞台上我们也分不清到底什么是戏曲,但是我那时就是喜欢蹦蹦跳跳,最后考上了艺术学校。前几年学现代戏,后面传统戏开放,我就学传统戏,艺术确实跟我结缘了。我觉得戏剧是一种高雅的艺术,它是高台教化,它是用夸张写意,用特别简练的手法,把生活中的一些美好东西夸张的表现出来,这就是它的一些特色。所以说我非常喜欢戏曲文化,特别是我从事工作,真正的了解了它以后,我就更放不下了。我七四年考入艺术学校到现在已经四十多年了,所以说我们跟戏曲搞了这么多年,确实是戏曲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觉得艺术确实是永无止境,越学越深,越学越有魅力,它在不断的发展,不断的延伸。我们从事的戏曲艺术它非常美丽,但是它难度非常大,里面各种方法、形式、演技,都非常深奥。所以说可能很多人选择了半途而废,都转行了,只要特别迷恋它,不断的去探讨它,不断的去战胜各种困难,就能够取得很多的乐趣。所以我们就这样一天天坚持下来了,回头想想也不觉得苦。但是这个过程非常漫长,要掌握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因为戏曲太深太深了,所以说可能大部分人都不能坚持下来。
设计·中国:您能跟我们讲讲脸谱在剧中的不同表现吗?
任跟心:脸谱是深奥的,在戏曲中也是非常有特色的。它是我们戏曲中一种形式的夸张,人物个性的夸张。它用线条、色彩夸张的一些东西,比如说关公,在生活中他忠义、能战能勇、对人特别诚实。戏曲就是把他的性格外化了,把他的为人处世、所作所为刻画成了一个红脸胡子,这就是夸张集中简练,通过看他的脸就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说戏曲一看就明白,实际上很简单,它就是夸张抽象。包括说包公的脸,也是他的个性化,还有一些白脸的奸臣,红脸是一个好人,小花脸是非常复杂的,心态不好的人。所以我们一看脸谱就知道人物的个性,实际上就是一个人物的夸张外化。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把生活中很多有性格的人都脸谱化,在很短的时间里,很简单的东西我们一看就能明白。

 

设计·中国:众所周知,您擅用扇子、手帕等传统技艺刻画人物形象,您能具体给我们讲讲这些传统技艺吗?
任跟心:不光是蒲剧,在所有的戏曲中,不同的剧种都有不同的技巧。我们蒲剧中有扇子,手帕,水袖,还有其他行当,它们是以技巧塑造人物,以技巧外化人物。通过手里拿的东西,把内在的一些东西外化了,载歌载舞起来了。一些技巧看得更让人印象深刻,在技巧中能看见人物的外化。每个行当他身上的衣服不一样,所以他表现出来的就不一样。比如说小丫鬟她就拿个小扇子,小手帕,团扇,通过它们使人物舞动起来。这些技巧,不仅让人一看就明白,而且还让人叫好,这就是我们戏曲中特有的东西。根据人物特有的东西,把它夸张外化舞动起来,再技巧化。
设计·中国:民间艺术生存空间日渐萎缩,对现在蒲剧发展现状您有什么看法?
任跟心:随着我们现代的不断发展,传统艺术要让我们的现代人接受,那么需要我们去宣传、弘扬。特别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后,很多传统的东西宣传力度不够,而且给予的重视不够,很多传统就断层了。我们要重新去了解传统之美,真正的让大家知道我们传统的艺术这么好;这么漂亮;这么深奥。真正的传统艺术又还这么好的东西要重新去把它传承下去,让没看过的人、不了解或不太介入这些东西的人领略戏曲艺术的魅力。

 

 


设计·中国:您如何理解戏曲艺术的现代发展与文化传承之间的关系?
任跟心:好的艺术它确实有生命力,但再好的东西也要通过人来挖掘、创造。很好的东西,如果你原封不动地拿出来以后,它只是成了文物,成了博物馆的东西。那么要让后人了解它,欣赏它,就要通过我们的演员,通过艺术家来再创造,并结合当代一些新的不同的形式再发展,让今天的观众既要看到美还要看到时
代感,这样才有生命力。
设计·中国:您对戏曲艺术的未来有何
期望?
任跟心:我觉得我们现在中间有一段断层,现在我们国家从各个方面都重视了艺术形式确实有魅力,我们不能丢掉它,我们有责任让它传承下去,让后人看见它们。虽然不能像过去那样:戏曲生存的环境就是唯一的一种艺术形式,虽然现在有了多媒体的冲击,但我们要通过这些多媒体来更好地宣传,弘扬,让后人来看到。
设计·中国:当今保护弘扬传统文化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那么对于当今的青少年们您有何期望或建议呢?
任跟心:作为现代的小青年,能喜欢戏曲,对戏曲有兴趣,说明知识还是比较丰富的。所以要多了解传统文化,特别是戏曲,走进戏曲就可以了解它的魅力,希望你们多看看戏曲的段子,了解它其中的深奥之处。

 


(编辑:侯子怡、韩晶晶)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推荐: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