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素材·教程>>正文

包豪斯极简史

发布: 2017-09-16 18:40:04 | 作者:梁宇星 | 来源: 艺术星球artplanet

  成立于1919年的魏玛公立包豪斯学校标志着现代设计的诞生,对世界现代设计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包豪斯也是世界上第一所完全为发展现代设计教育而建立的学院。 

 

  魏玛公立包豪斯学校(德语:Staatliches Bauhaus),通常简称包豪斯(Bauhaus),是一所德国的艺术和建筑学校,讲授并发展设计教育。“Bauhaus”由德文“Bau”和“Haus”组成(“Bau”为“建筑”,动词“bauen”为建造之意,“Haus”为名词,“房屋”之意),由建筑师沃尔特·格罗庇乌斯在1919年时创立于德国魏玛。学校经历了三个时期:1919~1925年魏玛时期、1925~1932年德绍时期和1932~1933年柏林时期,以及三任校长:1919年至1927年的沃尔特·格罗庇乌斯、1927年至1930年的汉纳斯·梅耶以及1930至1933年的密斯·凡·德·罗,1933年在纳粹政权的压迫下,包豪斯宣布关闭,同年也是魏玛共和的结束。 

 

   魏玛时期 

 

  由于包豪斯学校对于现代建筑学的深远影响,今日的包豪斯早已不单是指学校,而是其倡导的建筑流派或风格的统称,注重建筑造型与实用机能合而为一。而除了建筑领域之外,包豪斯在艺术、工业设计、平面设计、室内设计、现代戏剧、现代美术等领域上发展都具有显著的影响。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德意志帝国掀起“十一月革命”改制威玛共和,知识份子们面对战败的屈辱,怀抱狂热的社会改革理想,沃尔特·格罗庇乌斯在这股思想潮流下,欲建立一所崭新的建筑与设计学校,以实现他对团队合作精神、发扬手工艺传统训练及乌托邦式的理想。 

    

  

  1915年,位于魏玛的魏玛市立工艺美术学校(Grand Ducal School of Arts and Crafts in Weimar,由萨克森-魏玛-艾森纳赫大公创办)校长亨利·范·德费尔德退休,推荐格罗佩斯为继任人选。之后学校被强制解散,此举受到魏玛部份官员反对,并在魏玛艺术学院(Kunstgewerbeschule Weimar)院长弗列兹·麦肯逊(Fritz Mackensen)的支持协商下,将工艺学校缩小为艺术学院的一个科系,同时自行开办建筑学校,格罗庇乌斯则担任这所拟议中的建筑与工艺联合学校的主管,然而计划细节模糊,格氏也不满职位权责不明确,加上正处于战时,此问题一直被搁置,直到战后经过格罗庇乌斯多次与魏玛官员商谈与阐扬目的,1919年3月16日,格罗庇乌斯正式被委任工艺美术学校与魏玛艺术学院的校长,3月20日,格罗庇乌斯正式建议并获准将这所合并的学校更名为“公立建筑学院(即包豪斯)”(des Staatliches Bauhaus),并于4月1日正式开学。 

    

  

 

  包豪斯魏玛校址当年的手绘效果图 

 

  包豪斯在魏玛时期的学校建筑 

 

  包豪斯魏玛校址的今貌 

    

  

  1919年3月20日,发表了由格罗庇乌斯起草的包豪斯宣言,部份宣言“...建立一个新的设计师组织,在这个组织里面绝对没有那种足以使工艺技师与艺术家之间树立起自大障壁的职业阶级观念。同时将我们创造出一栋将建筑、雕刻、绘画结合而成三位一体的新的未来殿堂,并用千百万艺术工作者的双手将之矗立在云霄高处...”,展现了包浩斯教育的崇高理想与目标。包豪斯宣言的木刻版画封面是由德裔美籍表现主义画家利奥尼·费宁格(Lyonel Feininger)创作的“大教堂”。 

    

  

 

  费宁格的“大教堂”木刻版画 

    

  

  起初格罗庇乌斯只聘任了三位新教授,分别是利奥尼·费宁格、瑞士画家约翰·伊登以及德国雕刻家格哈德·马克思,和格罗庇乌斯本身共四人组成教职员阵容,直到后来才陆续有瑞士表现主义画家保罗·克利(自1920年起),奥斯卡·施莱默(自1921年起),俄国表现主义画家瓦西里·康定斯基(自1922年起)与匈牙利构成主义艺术家拉士罗·摩荷里·纳吉(自1923年起)的加入。 

    

  

 

  (从左至右)格罗庇乌斯、费宁格、伊登、马克思 

    

  

 

  (从左至右)克利、施莱默、康定斯基、纳吉 

    

  

  1923年,包豪斯成立后第四年,德国图林根(Thüringen)政府正式要求包豪斯举办一次综合展览,事实证明在短短4年间,包浩斯在设计上的探索与尝试所建立的自信与风格,可以说非常成功,包豪斯第一次展览会共吸引了一万五千多名观众,受到整个欧洲、美国和加拿大等地评论家的热烈赞扬。在德国本身,赞成派与反对派时常在报章上发表评论,争执十分激烈。1924年,包豪斯参加德国莱比锡展览会(Leipzig Exhibition),其参展作品获得极高评价,有英国、法国、荷兰、奥地利等五十余家厂商向包浩斯订购设计作品,但由于当时学校设备与资金有限,以致全体师生忙碌五个月也未能完成全部订单。 

    

  

 

 

 

 

 

 

 

  1923年包豪斯参加德国莱比锡展览会海报 

    

  

  由于魏玛时期的任教教师与魏玛共和有相当的关系,因此对包豪斯表示赞扬的人,往往被视为是左派或国际主义人士,也因此刚开始时右派政府一直抱持着反对包豪斯的态度。在1924年2月图林根议会选举后政治形势转变,左派的执政党相较于Richard Leutheußer所领导的右派DVP党,少了百分之五十的席位,政治局势丕变。在这种局势下,其他城市建议包豪斯的老师及学生们换一个新的地方让学校继续运作,再加上图林根政府亦感受到财政与政治上的现实压力,最后魏玛的包豪斯终于在1925年时结束运作,并搬到德绍继续教学。 

    

  

 

  这幢楼是德绍的包豪斯 

  包豪斯的目的是成为结合建筑、工艺、与艺术的学校,按照格罗庇乌斯的理想,现代设计教育必须结合艺术与技术,将艺术家、工匠与工业之间的界线抹除,方能提升德国的工业水平。使得包豪斯的教学在理论知识与实务技术同样重视,基本上是以艺术家、工艺家为中心所建构的工作坊(Werkstätten)形式教学,教师学生之间以“师傅”(master)、“技工”(journeyman)与“学徒”(apprentice)的中世纪行会(Medieval Guilds)用语互相称呼,倡导中世纪建造大教堂般,建筑师、工匠与艺术家集体协调工作的精神。 

    

  

 

  纺织工作室的学生们 

    

  

 

  教授纺织工艺的大师 

    

  

 

  纺织工作室 

    

  

 

  金属工作室 

    

  

 

  石雕工作室 

  在当时并没有一位艺术家或工匠是理论与技术兼具的,因此包豪斯在前几年都采双轨教学制,由教导艺术形式、色彩、绘画的“形态教师”(Form meister)与传授技术、手工艺、材料的“技术教师”(Handwerks meister)共同教授。然而看似有道理的制度实际执行上却是困难重重,形态教师的教学影响力常大于技术教师,两种教师所受教育的不同、教学方向我行我素与薪资待遇差别等问题,使得包豪斯有很长一段时间处在两派教职员分裂的情况。一直要到1925年,包豪斯有了第一届理论技术兼备的毕业生留下担任教师,才结束了双轨教学。 

    

  

 

  1923年包豪斯的课程规划 

    

  

  新生在进入包豪斯必需接受6个月的基础课程预备教育,以解决初期学生素质良莠不齐的问题(有来自各国的菁英留学生与战后德国涌现的新劳动阶层,年龄遍布19岁至40岁),通过训练后依据所长被分配到不同的实习工厂中,接受3年的工作坊专业教育,结业合格者授以“技工证书”(journey diploma),可选择就职或继续攻读建筑师专业教育,参与不设年限的实习与高等养成训练,经考查成绩满意后才能授以“包豪斯文凭”,一般需时4至5年。 

    

  

 

  学习纺织的女生们 

    

  

  约翰·伊登(Johannes Itten ,1887-1944)在基础课程训练的教学上,摆脱传统学院派的束缚,强调对材料的观察、研究与实际运用,使学生从经验中获得工艺技术上的启发,然而比起理论,他偏好应用直觉解决问题,引导学生脱离现实,去追求“未知”与“内在的和谐”,这种神秘主义色彩,对格罗庇乌斯与包豪斯的立场带来强烈的矛盾。 

 

  约翰·伊登 

    

  

 

  约翰·伊登的色彩模型 

    

  

    

  

  在前工业时期产品的引导下,开始尝试将罗马式设计风格转化并结合现代组构方式操作。 

  包豪斯风格起初为表现主义,尤其受到约翰·伊登的个人直觉式、神秘主义的教学影响很大,与格罗庇乌斯理想中的“集体创作”大相迳庭,也偏离了包豪斯与工业生产结合的宗旨,学生在伊登神秘、权威的偶像式教育下,所展现出的自然崇拜与自我表现的神秘主义,已经与当时工业设计训练的理性立场违背。 

    

  

 

  约翰·伊登 1921作品 

    

  1921年,在柏林郊区,由木材商人阿道夫·桑玛菲尔德(Adolf Sommerfeld)委托包豪斯木工工厂的私人住宅建筑案,是表现主义时期的揭幕作品夏日屋(Haus Sommerfeld),室内所有设计皆为包豪斯木工部门学生作品。

    

  

 

  夏日屋外观 

    

  

 

  夏日屋大门 

    

  

 

  夏日屋室内 

  1921年,荷兰风格派运动(De Stijl)精神领袖凡·杜斯堡(Theo van Doesburg)造访魏玛,对于同样追求知性与秩序、工业发展导向的包豪斯,被伊登的神秘主义风格所垄断感到震惊,并提出严厉批评,1922年杜斯堡在魏玛举办“风格派新艺术演讲”,主要批判表现主义的弊病,以及阐述构成主义的理论,规律富有秩序、非个人的、理性化的设计风格,与包豪斯的工业生产、面向实际的宗旨相吻合。风格派开始影响包豪斯,同时也让格罗庇乌斯慎重地考虑往后的走向,他开始放弃战后初期的乌托邦理想与手工艺倾向,提出应该从工业化倾向来发展设计教育的理念。 

    

  

 

  1922年造访魏玛包豪斯的杜斯堡(后排右二) 

    

  

  为了挽救包豪斯的方向与误解,1922年6月,格罗庇乌斯聘请了瓦西里·康定斯基(Wassily Kandinsky),借由他理性的科学理论课程让教学重新走上轨道。1922年10月,格罗庇乌斯公开劝退伊登辞职,并在1923年由拉士罗·摩荷里·纳吉(László Moholy-Nagy)取代他的职务,在保罗·克利、康定斯基与纳吉的教学努力下,包豪斯风格逐渐走向理性主义与构成主义。 

    

  

 

  1922年的纳吉 

  1923年,在包豪斯第一次展览会上展出的模型屋非洲号角(Musterhaus Am Horn)由乔治·莫奇(Georg Muche)设计,简单的立方体外观,利用钢筋与混凝土结构建成,每个房间都有明确不可取代的功能。 

    

  

 

  中间的高个子就是乔治·莫奇 

  左边是康定斯基夫妇 

  右边是保罗·克利和沃尔特·格罗庇乌斯 

    

  

 

  1925年包豪斯魏玛时期的几位大师在克利的办公室 

  (从左至右)费宁格、康定斯基、施莱默、莫奇、克利 

    

  

 

  “非洲号角”模型屋的设计稿 

    

  

 

  “非洲号角”模型屋的外观 

    

  

  室内灯光由纳吉设计,家具皆为马歇尔·布鲁耶(Marcel Breuer)的作品,具有新即物主义(Neue Sachlichkeit)的组成与荷兰风格派运动的特色,有着“冷,极简,机械”的意象。 

    

  

 

  马歇尔·布鲁耶 

    

  

 

  “非洲号角”模型屋的陈设 

    

  

 

  马歇尔·布鲁耶1923年为“非洲号角”设计的配套家具 

    

  

    

  

 

  包豪斯魏玛校址当年的食堂 

 

  包豪斯魏玛时期的彩绘玻璃工作室 

 

  魏玛公立包豪斯学校的教室恢复当年的模样 

    

  

 

  1924年,差不多魏玛时期最后一段日子的 

  格罗庇乌斯办公室 

  地毯和挂毯都是包豪斯学校师生的创作 

    

  

   德绍时期 

  1925年包豪斯迁校至德绍(Dessau)。此时期可谓包豪斯发展重要的转折点。为了建立起现代设计理论基础与介绍现代美学思想与成就,格罗庇乌斯与纳吉担任编辑,聘请包豪斯教授与具领导地位的建筑师与艺术家共同撰写,出版了一套规模宏大的设计理论丛书“包豪斯丛书(Bauhaus Books)”。 

 

  从第一期到第十四期的包豪斯丛书 

    

  

 

  包豪斯丛书第十二期 

    

  

  1925年至1926年间,作为包豪斯第一人的格罗庇乌斯,亲自主导了包豪斯德绍校舍的设计规划工作。 

 

  包豪斯德绍校舍的设计图 

 

 

  今天我们利用三维技术重现当年的设计模型 

  1926年12月4日,由格罗庇乌斯亲自设计的包豪斯德绍校舍全面落成。 

    

  

 

  包豪斯德绍校园落成时莫霍利拍摄的照片 

 

  包豪斯德绍校舍当年留下的图片资料 

    

  

 

  今天包豪斯德绍校址的全貌 

    

  

 

  今天包豪斯德绍校址门口的这条街就叫包豪斯大街 

    

  

 

  包豪斯德绍校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于1996年认定为世界文化遗产 

    

  

  延续法古斯工厂的设计理念,大片玻璃立面和曲折的校舍增加采光面积,各种构造的灵活运用,各立面皆有独自造形特色的律动感,校舍简洁却又整合多功能,表现了崭新的建筑空间观念,成为格罗庇乌斯不朽的“建筑宣言”。 

 

 

 

 

  即使在近百年后的今天看来 

  当年的设计依然不落伍于时代 

    

  

  较特别的是全体师生皆参与建筑过程,集会厅、金属管家具、室内装饰均由师生设计。 

    

  

 

  包豪斯德绍时期的学生食堂 

 

  机械控制开关的窗户 

 

  简洁实用的照明系统 

 

  包豪斯德绍时期的集会厅 

  包豪斯的德绍校舍建成之后,校舍的楼顶成了这群大师们最爱拍合影的地方。 

 

 

  大师们喜欢在楼顶拍照的德绍教学楼 

  学生们玩得更疯 

    

  

 

 

 

  德绍校园的露台是大师们喜欢的用餐点(1927年) 

    

  

 

  德绍时期的包豪斯学生证 

    

  

 

  约瑟夫·阿尔伯斯对学生的作品做点评 

 

  德绍校园夜晚亮灯的房间(费宁格拍摄) 

    

  

  同时格罗庇乌斯设计的包豪斯教员宿舍(Meisterhäuser),以住宅手法操作,将包豪斯建筑示范性地结合,表达了住宅创作发展意向。 

    

  

 

  教员宿舍的建造场景 

 

 

  保存完好的教员宿舍 

 

  1928年某日晚上十点莫霍利的房间 

    

  

 

 

  当年教员宿舍的房间内景 

 

 

  保留原状的教员宿舍的楼道 

 

 

 

  保留原状的教员宿舍房间内景 

 

  保留原状的教员宿舍浴室 

 

  盥洗盆的水龙头特写 

    

  

  如果你是“宜家IKEA”的用户,你经常购买或者熟悉“宜家IKEA”的产品,你一定看到过“Breuer”、“Stam”、“Rohe”这些品牌系列,似曾相识的名字背后,最终连接的都是包豪斯的大师们。 

    

  

 

    

  

  对世界产品造型设计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第一批以新钢管材料设计的家具在德绍时期产生,包括第一个悬臂椅(Freischwinger)在内,这些家具由马歇尔·布鲁耶(Marcel Breuer), 马特·斯坦(Mart Stam)及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所设计。并开始在实习工厂进行量产。 

    

  

 

  设计史上最具有标志性的椅子 

 

  布鲁耶 

 

  布鲁耶设计手稿 

 

  布鲁耶作品 

 

  斯坦 

 

  斯坦手稿 

 

  斯坦设计作品 

 

  凡·德·罗 

 

  凡·德·罗手稿小品“剪刀椅”,即后来著名的“巴塞罗那椅” 

 

  当年的“巴塞罗那椅” 

 

  今天复刻的“巴塞罗那椅” 

  如果你认为这些沿用到今天我们生活中的设计足够厉害,那么你错了,早在此之前的1920年,包豪斯第一人格罗庇乌斯已有了同类的产品设计。 

 

  格罗庇乌斯1920年设计的沙发和茶几 

  除了上面所列的这些,其他的包豪斯设计出品的椅子也很棒! 

 

  1927年,密斯·凡·德·罗设计 

 

  1929年,布鲁耶设计 

  这些设计当年已经成为量产产品,被应用到包括包豪斯学校自身之内的多种场景。 

    

  

 

 

 

    

  

  1927年,在教学基础成熟、新校舍建筑参与经验的累积,以及德绍市议会委托了建筑案等背景条件下,格罗庇乌斯顺水推舟成立了建筑系,并聘请瑞士建筑师汉纳斯·梅耶(Hannes Meyer)担任第一任系主任,完成了格罗庇乌斯成立包豪斯的原始目标。 

 

  梅耶 

  1928年4月1日,格罗庇乌斯在为包豪斯校务奋斗了9年之后,辞去了领导人职务,并推荐梅耶成为新的领导人。梅耶对包豪斯的期望不只是以全民需求取代奢华需求(Volksbedarf statt Luxusbedarf),而且是密集地结合工厂一起操作。在梅耶的领导下,包豪斯终于有了第一笔的盈收,然而梅耶的极左派、泛政治化与反艺术立场,使他开始与教职员、德绍政府的关系恶化,布鲁耶、拜耶、纳吉相继辞职。他更积极鼓吹学生参与政治活动、宣扬共产主义思想。 

 

  1930年,当梅耶拍下这张照片后不久的年底 

  就经由格鲁吉亚去往了前苏联 

    

  

  这种将政治带进教学的举动,特别是与德绍政府相左的政治立场,终使包豪斯的社会地位岌岌可危,1930年6月,在政府与舆论的压力下,格罗庇乌斯逼迫梅耶辞去校长职务。 

    

  

 

  1930年梅耶和妻子在格鲁吉亚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梅耶建筑群成员在莫斯科 

 

  1930-1937年梅耶和红色包豪斯旅活跃在前苏联 

  格罗庇乌斯期待能有一位公正客观、立场中立的人物来挽救包豪斯的声誉,便邀请密斯·凡·德·罗(Ludwig Mies van der Rohe)接手领导包浩斯。密斯·凡·德·罗上任后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终止学校内所有政治运动,并积极推动建筑教育研究,才使教学逐渐上轨道,然其方向已转变为机能主义,课程也与原先的包豪斯大不相同。 

    

  

 

  凡·德·罗提倡“少即是多”的理论 

    

  

 

  -=+ | less is more | 少即是多 

    

  

  1931年纳粹党(NSDAP)在德绍大选获胜,包豪斯在纳粹主义下被认定为“非德国的”事物(包括共产主义的政治纪录、被冠上“犹太式”的现代主义建筑),而下令关闭学校,密斯·凡·德·罗于1932年10月关闭德绍包豪斯,带领包豪斯师生前往柏林。 

    

  

 

   

   柏林时期 

  1932年,包豪斯迁至柏林的史得可立兹(Berlin-Steglitz)一处废弃电话工厂继续教学,此时基本上算是苟延残喘,经济已陷入困境,仅靠包豪斯本身的设计专利费用、魏玛政府答应支付至1935年的经费,和师生们的作品收入来维持教职员的薪资。 

 

 

  包豪斯在“柏林时期”的校舍看上去冰冷伤感 

    

  

 

  1933年凡·德·罗和学生在柏林包豪斯 

    

  

  1933年1月,纳粹政府取得国家政权,4月德国文化部下令关闭包豪斯,4月11日师生被盖世太保强制驱离并占领学校,密斯·凡·德·罗多方奔走交涉,仍不敌纳粹的全面封杀。8月10日,密斯·凡·德·罗以经济困难为由,宣布包豪斯永久解散。 

 

 

  1919年-1933年,存在仅仅14年之后 

  包豪斯在柏林成为绝唱 

 

  今天只有这块牌匾告诉我们包豪斯在柏林仅存在了两年 

  14年间,进包豪斯学习向来都很难。就读的位置很少(全部在册的学生总人数不过1250人,而同时在校就读的学生人数,平均只有100人左右)。6个月的考核期结束以后,被劝退的人数不胜数。最终在包豪斯毕业的学生不过900多人,加上先后10几个教师,不足千人的包豪斯理论上应该仅仅是一个存在过的小学校,不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但是包豪斯却有点不同,是因为这个学校开启了现代设计教育的模式,之后影响到美国,战后再影响世界各地,成为很多人心目中设计学院之源,或者现代设计教育的模式之一。 

    

  

  包豪斯的主角,如阿尔伯斯、格罗庇乌斯,纳吉及密斯·凡·德·罗之后流亡至美国,在美国黑山学院(Blacks Mountain college)创造重要的转折点,让这些包豪斯的教师发挥他们的影响力与设计理念。尤其在建筑领域,与产品-平面沟通设计,快速地建立包豪斯的方法与理论。 

  格罗庇乌斯于1934年前往英国短暂居住,1937年赴美国任哈佛大学建筑系主任。布鲁耶也跟随格罗庇乌斯前往美国。 

    

  

 

  格罗庇乌斯1950设计的哈佛大学研究生院 

    

  

  凡·德·罗于1937年赴美,任教于伊利诺伊理工学院(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凡·德·罗设计的伊利诺伊理工大学的SR皇冠厅 

    

  

  纳吉1937年前往美国芝加哥,创立新包豪斯(new bauhaus),即芝加哥设计学院(IIT Institute of Design,Chicago)前身。 

    

  

 

  1937年的“新包豪斯” 

   

 

  阿尔伯斯被聘任美国北卡罗来纳州黑山学院(Blacks Mountain College)讲授艺术及耶鲁大学教育平面设计。 

 

  阿尔伯斯在黑山学院上课 

 

  包豪斯时期也培养了不少的优秀女设计师,打破了在设计师领域的男性垄断。 

 

  包豪斯的女学生时髦前卫 

 

  奥蒂·伯杰(Otti Berger)是1898年出生于克罗地亚的设计师。在包豪斯学习期间已经表现出了极高的艺术创造力。1932年,她离开了包豪斯在柏林开设了自己的“纺织工作室”,并建立基于她的创新解决方案的材料生产,与众多纺织企业的成功合作。因为犹太人身份,后来被纳粹关进奥斯维辛集中营,于1944年去世。 

    

  

 

  奥蒂·伯杰在纺织机上工作 

  包豪斯的关键词,除了工业、建筑、设计、纺织等,还有音乐和戏剧。包豪斯德绍时期还有过一个包豪斯乐队。 

 

 

 

 

  包豪斯的历史讲了这么多,还是来看看今天在这些原址上是怎样来延续包豪斯文化的。 

  ·魏玛· 

  今天的魏玛原址的也叫“包豪斯大学”,但和之前的“包豪斯”已经没有多大关系了,除了校内的“包豪斯博物馆” 

 

  被玻璃罩起来的古老建筑依旧在使用 

 

 

  今天位于包豪斯魏玛校址大堂里的罗丹雕塑《夏娃》 

 

  包豪斯博物馆(魏玛) 

  ·德绍· 

  今天的德绍原址上的是德绍包豪斯基金会,同时也是包豪斯博物馆(德绍)。 

 

  德绍包豪斯基金会 

 

  常年举办与包豪斯有关展览和活动 

 

包豪斯博物馆(德绍) 

  ·柏林·   

  今天的柏林原址上的是包豪斯设计档案馆。   

 

 包豪斯设计档案馆 

    

  

 

  常设与包豪斯设计有关的展览 

    

  

 

  包豪斯设计档案馆(柏林) 

    

  

  现在存世的包豪斯档案分在三个主要地方,就是上面提到过的柏林的包豪斯设计档案馆,德绍的包豪斯博物馆,魏玛的包豪斯博物馆。其中资料最多的自然是柏林包豪斯档案馆,但是这个档案馆中唯独缺魏玛时期的全部档案,原因是魏玛包豪斯是国家办的学院,因此在1925年包豪斯搬迁到德绍的时候,不得不把属于魏玛政府的全部学院的资料留下,因此魏玛包豪斯博物馆就得以保存整个1919-1925年之间的全部包豪斯档案,这一点弥足珍贵,因为包豪斯后来的档案不是很完整,特别是1932年搬迁到柏林之后,成为一个私立学校,档案有失落,也有部分包豪斯的文件、作业、记录是给战争前移民美国的包豪斯师生带走了。因此,如果从完整性来看,魏玛档案是最完整的。 

  

  

  写了这么多,我累了;读了那么多,你累了。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包豪斯LOGO衍生出来的周边产品吧! 

 

 

 

 

 

 

 

 

  很多设计学校在开办的时候,自觉或者不自觉都受到包豪斯教学体系的影响,比如基础课、理论课、设计专题三大板块的构成方式,其实就是从包豪斯开始的,比如现在形式、色彩训练的方式,也是从包豪斯开始的,教学和生产结合,现代主义纯粹风格的设计,也都和包豪斯有密切关系。因此,虽然学校不大,毕业人数不多,历史不长,但是说到现代设计教育,包豪斯总是一个很难绕开的主题。 

    

  

 

 

转载于:艺术星球artplanet微信公众号

编辑:梁宇星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