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新锐>>正文

孙晓曦:为书籍,设计美

发布: 2017-12-17 18:06:17 | 作者:贾文文 | 来源: 设计·中国

 编者按:孙晓曦1982年生于北京,知名平面设计师、书籍设计师,深圳平面设计师协会(SGDA)会员,中国出版协会装帧艺术委员会委员。PAY2PLAY设计工作室联合创始人、设计总监。
  孙晓曦近年来活跃于大众出版领域,他为王小帅、冯唐、左小祖咒、张艾嘉、蒋方舟、黄灿然等众多文化艺术领域的知名人士设计图书,其作品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他第一部整体书籍设计作品即获得“中国最美的书”奖,此外,孙晓曦还曾获得红点传达设计奖最佳设计奖、东京TDC提名奖、纽约字体指导俱乐部优异奖、亚洲最具影响力设计奖铜奖、GDC平面设计在中国提名奖和评审奖、中国出版政府奖装帧设计奖等众多国际国内奖项,2016年被《新京报》授予“年度致敬书籍设计师”称号。
 

(孙晓曦)


设计·中国:您今年凭借《扯皮》这本书获得2017德国红点传达设计奖的Best of the Best大奖,您能谈谈这本书里的设计吗?
孙晓曦:这本书其实用一个非常简单的形态表达了一种非常极端的态度。这和书的作者——音乐家左小祖咒有关。它的内容是跨度达10年的访谈录的集合,因此谈话,或者说言论是本书当然不让的主角。常规的访谈录都是提问接着回答接着提问再接着回答,这种格式既沉闷又让读者感到无聊,尤其是这本书内容的体量是非常大的,因此我开始思考如何在编辑设计的角度来做这本书。我采用了简单结构:偶数页全部是提问,基数页全部是回答。提问的字号不发生变化,它像是从头到尾一个不变的声调,但回答部分,也就是内容里最精彩的部分的字号是不断变化的,如果你读这本书可以发现,有的页面的字号大得要命,有的又小得几乎看不清,这种形式充分表现了言论的力度和强弱。既然文本是主角,我只用了黑白两种颜色,简单的装订方式,使读者的注意力集中在内容上。书的外面还有一层包装纸,印满了文字,这是左小诅咒写的自序,但是这层纸是可以扯下来扔掉的,它即代表祖咒的话不能相信,又以幽默的方式呼应了书名《扯皮》。
设计·中国:您认为书籍设计师在整体创作中需要统筹哪些方面,扮演什么角色?
孙晓曦:书籍设计师的角色比较多元。首先他肯定不只是大众所理解的美术编辑角色,他不是负责做美化工作的。在做一本书的过程中,设计师首先是编辑,设计师必须从一开始就介入内容的安排,资料的收集和整理,与文字编辑和作者充分沟通。其次要充当导演的角色,统筹设计的各个环节:平面设计、材料的设计、印刷工艺、后期装配,甚至宣发部分。这期间会涉及各种不同领域的人,这时设计师又变成了项目协调,所有这些都是为了保证作品始终在设计师的掌控范围,只有这样,设计师的理念才能完整地高质量地展现出来。
 

 

设计·中国: 您设计的《星际唱片》很新颖浪漫,您当时的创作灵感源于什么呢?
孙晓曦:《星际唱片》在分类上属于大众科普读物。这类图书的设计在中国图书市场是重灾区之一。长久以来,它是设计师们很少涉猎的类别,因此一直给读者一种固定的印象。《星际唱片》的中文版具有纪念意义,其实灵感还是来自于内容,这张历史上著名的太空唱片给我很大的想象空间。全书的设计理念来自于宇宙和音乐。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外太空的物体,通体黑色,上面的文字若隐若现。我希望能够给天文爱好者提供一种特别的阅读体验,同时让卡尔·萨根这一伟大计划被更多的人知道。
设计·中国: 您认为书籍设计创作中,是否存在个性与共性,那您如何把握呢?
孙晓曦:两者当然存在,但个性肯定重于共性。这既是设计师的追求,也是逐渐成熟的消费市场的需求。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市场愈发细分,消费者实际上在买的就是个性化的商品。虽让我设计的大部分书都是大众出版物,但每一本书都有独立的个性,它们都不同。很多时候,过于强调共性是懒惰和危险的,因为这相当于满足在舒适区,如果一直这样,那图书的设计肯定进步不了。 
 

 

 

设计·中国:您设计过自传、版画集、唱片等等,您是如何去定位每种类型的,能谈谈您的设计理念吗?
孙晓曦:我对待每一个项目前,没有任何的“偏见”。它们都只是成为它们应该是的类型。不同类型的内容,有着不同的个性和声音,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去寻找它的不同之处,它有哪些有意思的角度,而在设计上,我一直认为不要重复,无论是概念还是语言,都应该因地制宜,恰当地表现书的核心。
设计·中国:您认为书籍设计传达给大众怎样的阅读文化,或是想要给大众表达怎样的共鸣?
孙晓曦:书籍设计有时候更多地是设计师对于内容的理解,它可以为读者提供一个新鲜的角度,但不是唯一的角度。书的奇妙就在于每个人从中得到的东西都不同。设计师的工作可以让大众更加立体地认识书,更加仔细地对待书,读书这个行为逐渐演变为一种个人经验。对于大众,书籍设计不是满足大众普遍喜好的工具,不是讨好大众的,它是具有先锋性的,有些设计可能让读者难以接受,但我把这个看作一种碰撞,只有有了这种碰撞,才能让设计师、读者、作者、出版商共同进步,不断创造出新的东西。
设计·中国:在现代新媒体的冲击下,您认为纸质书籍保留下来的是什么?
孙晓曦:新媒体并没有冲击纸质书,它是来帮忙的。在电子阅读以前,印刷是传播信息的唯一方式,所以很多垃圾都被印了出来,污染环境不说,也造成了巨大的浪费。电子阅读时代到来,许多内容就各为其主了,这个时候阅读变得更加重要,书变得更加重要,纸质书最珍贵的就是它的物质感,这个属性是直接与人的心灵挂钩的,我也经常读Kindle,但它除了提供给我内容,什么都没有。但人的需求肯定远远不止满足于内容,就像吃饭,你自己在家吃三碗米饭也能吃饱,那为什么还需要米其林餐厅?电子阅读本质上是快消品,让你以最低的成本获得最多的内容,它是实用主义为导向的,而纸质书不同,实用只是它的价值之一,所以这两者是不可能相互替代的。就像
影术出来以后,到现在,绘画也没有消亡啊,一个道理。
 
 

 
 
 
设计·中国:您如何看待未来书籍设计发展的态势?
孙晓曦:我觉得在电子媒介的环境里,可以让人们重新认识书,重新认识阅读,它现在已经变得越来越珍贵,想象一下,如果抽出1个小时关掉电脑,不看手机,不刷微博和朋友圈而只用来阅读,是多么奢侈,我觉得在现在很少人能做到了。而书籍设计可能会更加极致地挖掘书的物质属性,书可能会变得越来越贵,那是因为以后被印刷出来的书,都会有更好更具价值的内容。
设计·中国:您对当下学习平面设计的大学生有什么建议?
孙晓曦:我觉得学习思考方式更重要,最好不要一开始就沉迷于形式、技巧之中,很多形式和技巧大师们都做到头了,你模仿是走不远的。但思维是无边界的,是永远可
以创新的,所以学习平面设计更多的是要学习看待事物的方式。
(编辑:贾文文、韩晶晶)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推荐: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