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观点>>正文

以墨行知 渐入佳境—读唐家路教授的写意花鸟

发布: 2017-03-17 10:02:46 | 作者:顾群业 | 来源: 设计·中国

  艺术何为?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古人有“成教化,助人伦”之说,近百年前,蔡元培先生在西方美学思想启发下提出了“以美育代宗教”的观点,影响甚广。这两种观点都是对艺术社会功能所作的不同层面阐释,是从接受者的角度来审视艺术。然而,对艺术家而言,澄怀悟道、游艺抒怀却是一种自我心性修为的重要方式。这种从自我的心性出发所延伸出的艺术创作,更为真诚而可贵。唐家路教授的花鸟画创作,既是源发于个人的性情所好,又结合了自己的学识修养,在师古学今的基础上,富有重情趣、写逸气的艺术气象,格调清隽、内涵有意。

  家路兄是一位游走于民艺学、设计艺术学领域的学者型艺术家。大学学的是装潢设计专业,后又投入到民间艺术和艺术学研究,先后师从潘鲁生、陈池瑜、张道一等著名学者研习艺理,并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在民艺研究和设计艺术学研究领域著述颇丰,且视野开阔,文思缜密,多有鲜明独到的见解。其花鸟画师从于花鸟画名家郭志光先生,因而,郭志光先生师承传统又重创新,重格调,讲气韵的创作取向也影响着他。家路注重对老师和前辈大师的学习,以一种传统文化的自觉,接续写意花鸟的文脉,注重用笔的书写性,追求韵致和境界。他的写意花鸟画笔法灵动,墨色自然,色彩明快,体现出勃勃生气甚至野逸之气,不同于无病呻吟的那些自诩的所谓文人画,更加注重自身感受的表达,是一种真实情感的自然流露。

  家路花鸟画的用笔用墨用色是从学习前辈的基础上生发出来的。同时,又从生活体验出发,运用传统笔墨和生动的色彩以形写意、以心造境,将自然的物象转化为富有生机与意趣的精神象征。他的《暗香浮动》、《雨后》、《南国凌霄》、《上善若水》、《清入梦魂》、《气节》等作品是画家体悟自然、以形写神、以象立意的个性呈现,表达了画家对自然物象和自然之道的理解。如《贵和图》,以放逸痛快的笔法抒写擎天墨荷下神游的鳜鱼,荷塘中摇曳的荷花、升腾的水气、翻腾的鳜鱼,充满了蓬勃的生机。尤其是画中的荷叶,荷不求整,叶不取全,掩映虚实,郁郁葱葱。同时以谐音“贵和”(鳜鱼荷花)点题,赋以吉祥的寓意。《雨后》苍润的芭蕉叶下两只青蛙憨态可掬,传递出“从今有雨君须记,来听萧萧打叶声”的情境。正如庄子所言惠子知鱼之所乐,是移情于彼的表达。家路笔下的绿梅、芭蕉、凌霄、芙蓉、葫芦、柿子,还有鳜鱼、八哥、喜鹊、青蛙、螳螂等花卉果蔬、禽鸟虫鱼,体现了作者对自然物象灵性的体察并赋予人生境遇的诗情,花鸟虫鱼、笔墨色彩只是一种载体,融情于景、寄情于画、升华自然、文以载道,是他艺术创作的支点之一。

  家路的花鸟画往往从生活的感受出发,展开构思,并以具有创意的方式,别出心裁地表达出来。这种在章法上独具匠心的呈现方式,得益于他多年来从事平面设计及理论研究所培养的视野。如《福禄呈祥》中那只位于画面左侧静静盘踞在葫芦架上的小螳螂,挥舞一臂将观者视线引向画面外缘,动静结合,强化了画外之象;《贵和图》中雨后倾覆的水润墨叶因承受雨露之压,虽冷艳娇嫩,却摇摇欲坠,这种走势铺陈的紧张,又与叶下两条肥鳜悠然游过的神态巧相呼应,别具机趣;《辛卯大吉》是画家在兔年来临时为好友祝福所画,以白兔、垂柳、圆月组成画面,形成点、线、面的画面构成元素,又取三者的象征意味,以体现兔年春风得意之圆满。虽然他画中的运笔着墨施彩都在追随传统水墨画语言,但画面置陈取势的布局、诗书画印的构成等明显受到现代设计的影响,并不着痕迹地融汇于作品之中。

  对多数画家来说,民间艺术的直率与粗放是他们避之不及的,生怕沾染而丧失所谓的笔墨“正统”和“文人气”。家路却向来不避讳这一点。于他而言,多年来潜心研究民间艺术的丰厚积淀和深厚感情,使他对民间艺术那种对生命观直白表达的原生价值有更深刻的体悟和把握。因此,从民间艺术的原生观念出发,融汇传统写意画的笔墨创造,寻求当代审美情趣的表达,是其花鸟创作探索的另一个支点。虽然他的的花鸟画从形式语言上看完全是学者的笔墨与意境,但是民间艺术观念的影响却时刻存在。《贵和图》、《福禄呈祥》、《喜上眉梢》、《富贵满堂》、《长生多子》等作品的立意即是来自民间的吉祥观念,以荷花、鳜鱼、喜鹊、牡丹、葫芦等事物称谓的谐音及民间寓意寄托了对于平安祥和的生活追求。同时,画作中常用的“蝠形”肖形印、天官肖形印、“盘长纹”肖形印,金鱼肖形印、“无恙”印等具有丰富寓意和民间意味的印章,则透露了他多年从事民间艺术学术研究所陶冶出的情趣与格调。

  孔子云: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绘画对于家路而言,即是“以墨行知”,他用自己的艺术实践和学术研究阐明了在“艺术何为”这一命题上的立场。他的花鸟画接续的是传统文脉中取象立意、以物传神的文以载道的精神。虽然现阶段师承的影子依然很重,但写意花鸟没有了笔墨传承尤其是“书写的意味”,而追求“灭陈创新”,那就不再是写意,而是其他。家路的花鸟画创作为自己寻得一个于喧嚣繁扰中求得内心宁静的路径,在默默探寻中逐渐形成独树一帜的个人面貌,并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发现快乐。因而,这也是他学术思想的自然延伸,是他个人的心性修为、才情与创造力的释放。作为他的同事,我有幸见证了这一探寻的过程,也想与人分享对他的看法,祝愿家路兄的笔墨修行之路处处得佳境。

  (顾群业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教授 数字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

 

唐家路(左)与顾群业合影

 

 

 

 

 

 

 

(编辑:王志强)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