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观点>>正文

沉雄朴茂 清敦豪放——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陈池瑜评郭志光花鸟画创作

发布: 2017-04-28 09:06:46 | 作者:陈池瑜 | 来源: 山东省文联

  花卉草木、鸟兽虫鱼与人类生活紧密相伴,是人类观看自然的感觉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也是人类最早感受自然美的客体对象。人类在观看花卉草木与鸟兽虫鱼等自然物中,生成和发展了人的审美知觉能力,帮助形成人类感受形式美的眼睛。中国的花鸟画正是这种对自然生物的观察和对花卉鸟虫之形象美感受的视觉图像。对草木花卉、鸟兽虫鱼的艺术表现,记录了人类对自然之物的审美观察和形式表达方式,这种艺术表现从何时开始,也就是人类对自然美的认识从何时开始。花鸟虫鱼成为中国绘画创作题材是很早的。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和马家窑文化中的彩陶装饰图样中,就有鱼、蛙、鸟等形象。河南临汝出土的属于仰韶文化大河村类型的彩陶缸,绘有“鹳鸟衔鱼”的图画。战国时期楚国漆艺中有诸多凤鸟、鸳鸯等造型,屈原在观看楚国宗庙明堂中绘满山川云气、仙灵异兽、花草丛林的壁画后,引发对天地自然的思考,创作诗篇《天问》。长沙出土的战国帛画《龙凤人物图》绘有龙凤争斗的生动形象。可见在先秦艺术造型中,花卉鸟虫早已成为我们民族艺术的重要表现题材。

  中国卷轴花鸟画在晋唐已随同人物画、山水画一同发展,而到五代则达到高峰,出现了画史上被赞誉的“黄家富贵、徐熙野逸”的不同风格类型。在文人画的发展过程中,水墨写意花鸟成为重要一翼。明代徐渭、清代八大山人成为大写意的代表画家。进入二十世纪后,写意花鸟画影响最大者应是吴昌硕,他将大写意花鸟略加收敛,将金石书法笔力引入画中,又将民间绘画色彩融入水墨,开创苍劲秀润的花鸟画新风。20世纪花鸟画大师齐白石、潘天寿、陈师曾等均受吴昌硕影响和启发,他们共同开创了20世纪现代花鸟画的新貌。

  当代花鸟画如何在传统花鸟画及现代花鸟画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和发展,显然是花鸟画家面对的重要课题。著名花鸟画家、山东工艺美术学院郭志光先生,在五十余年的花鸟画创作中,为水墨花鸟画的当代发展做出了贡献,其写意花鸟画作品创立独自的风格形式,取得可喜的创作成果。

  当代水墨花鸟画创新,主要有两条路径,一是所谓试验水墨、抽象水墨,以花鸟为符号,用水墨方式进行夸张、变形,或作象征和表现及抽象化处理,使花鸟画进入所谓“当代艺术”行列。另一路径是在写意传统花鸟画基础上进行变革,沿着传统花鸟画的方向继续向前拓展,稳步推进花鸟画的变革和发展。郭志光先生花鸟画创作是走的后一条道路。

  郭志光1962年考取浙江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画科,毕业后留校工作。在浙江美院12年的学习和工作期间,他师从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陆抑非、陆维钊、沙孟海等学习绘画和书法,打下了扎实的中国画基础,具备了花鸟画创作技能。1974年调入山东工艺美术学院执教,继续从事花鸟画创作。他在浙江美院学习和工作期间,经历了中国画教学和创作中的讨论和争论,如将素描引入中国画教学,白描和笔墨及临摹古画在教学中的作用,中西融合与中国画同西画拉开距离等不同观点,曾引起争论。以李震坚、顾生岳、周昌谷、方增先、宋忠元等人为代表,在水墨人物画中创立“新浙派”。潘天寿曾主政浙江美院,反对简单地用素描改造国画的做法,强调临摹、白描、写生和笔墨的作用,主张中国画应该拉开与西画的距离。潘天寿强调传统与写生的观点,对浙江美院的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教学与创作均产生较大影响。作为国画系的学生和教师的郭志光自然受到潘天寿艺术观点的影响,选择了学习花鸟画传统再转换创新的创作道路。

  潘天寿是我国现代花鸟画大师,他的作品,将花鸟画推向新的高峰。潘天寿的花鸟画笔力雄健,构图奇险,开创花鸟画现代雄奇风格,无论是其形式构成,还是审美意境,均具有强烈的现代意味。郭志光师承老师潘天寿花鸟画特征,积极探讨花鸟画书写与表现的新形式和方法,取得了新的创作成果。

  中国画一方面讲究观天察地,应物象形,强调以形写形、以色貌色,另一方面也像中国诗歌和音乐一样,主张感物咏志,物以情观,讲究传神写照、气韵生动,强调神超理得,达意适志。特别是宋代欧阳修、苏轼、文同、米芾等人倡导的文人画观,将达吾意、适吾志提高到绘画创作的本体地位,所以到元代就有倪瓒画竹,似麻似芦,并不在乎,只是借竹木聊以写胸中逸气。郭志光细研中国古代画论之精神,心师造化,写气图貌,沿着文人画的写意方向,创造当代新的花鸟画形式。

  郭志光潜移默化地受到潘天寿花鸟画构图雄奇、画风霸悍的影响,其花鸟画风格具有雄健、朴茂的特点。他在构图方面,突出花鸟竹石在画中的主体位置,近距离地表现花鸟景物,使画中形象突出,视觉冲击力强烈。如《雄无可争》《风雪万里来》《鹏跱丹崖》《气骨峥嵘》,用赭石画出奇险陡立的山石,鹰鹫立于石上,或展翅欲飞,或雄视前方,给人以鹰击长空,傲视八荒的强悍壮美感受,传达一种天风浪浪、海山苍苍,独与天地精神往来的豪放气慨!

  郭志光所画荷花、菊花、石榴、竹子、玉兰、芭蕉等,也都构图奇崛,笔力遒劲,墨色润泽,意境清敦。如《湖光十色》大块墨色荷叶占居画面,红色荷花及绿色圆点及穿错荷梗,共同交织成一幅具有抽象意味的水墨世界,具有很强的现代美感。《淇园雨后》活泼的白兔在草丛中嬉戏,雨后竹子清新飘洒。《紫气东来》紫藤花叶交织,色彩和墨韵相得益彰。《春随人意》桃花粉嫩,青草舒展,一片春机。

  中国画既讲“应物象形”也讲“随类赋彩”。郭志光对色彩运用十分重视。他的花鸟作品,色彩沉稳而绚丽。如《海静清弦》《秋夜》《梦相依》《一波才动万波随》《月光》《田园秋色》,所画鱼、水草、花卉、秋果,色彩明丽,构图别致,给人以新的审美享受。

  郭志光书法功底深厚,特别是行草具有个人风格,他将书法用笔引入绘画之中,充分发挥书写性和线条在花鸟画创作中的作用。谢赫六法中的“骨法用笔”,是对书法中的“多力丰筋”的借用,郭志光继承“书画同源”“以书入画”的传统书画美学思想,将书法创作中的线条表现方法运用到花鸟画中。如《乾坤硕果悬丹青》《藤花摇曳东风暖》,用曲折变化的线条画出紫藤和枝条,其用笔快慢、提按,使画面线条自由游走,产生一种线的舞蹈般的节奏感,使画面生动多姿,彰显花卉草木的生命活力。《玉兔西照紫气东来》,用狂草大笔及飞白和旋转的线条,画出枝藤,苍劲有力,紫花点缀其间,充分发挥书法用笔在花卉植物造型中的作用,雄健的笔力和奔放的线条传达出一种大气磅礴的诗意和豪气。

  郭志光先生的花鸟画老辣而雄健,传神而生动,是当代写意花鸟画创作中的可喜收获。他以独特的笔墨形式,书写时代的豪壮之气。创立了沉雄朴茂,清敦豪放的花鸟画新的艺术风格和新的视觉审美样式。

 

  2017年4月12日于清华园

 

作品名称:《万里璇宁鹏博九霄 》  作品尺寸:200X250CM  创作年代:2012年

 

(编辑:王志强)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