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观点>>正文

《我的艺术追求和梦想》—— 郭志光

发布: 2018-09-17 11:56:28 | 作者: | 来源: 青壁丹峰美术馆

 
  我出生于山东省潍坊市,因受文人家庭和书画前辈们的艺术熏陶,自幼便酷爱上了绘画。中学时代专心于素描和中国画的学习,在侯卓如和徐培基先生的指导下颇有所获。徐先生同郭味蕖先生一样都毕业于上海美专,还曾留校任教。当时因病卧床在潍,每次给我看画都让家人扶到画案前一一进行示范和点评,并鼓励我拿出勇气报考浙江美术学院。
  六二年中央美术学院不对外招生,浙江美术学院面向全国实行专业分科招生制。花鸟科录取五人中我占一席,实现了进名校求学的梦想。所谓名校,不单纯是名家教授云集,而是有其严格又科学的一整套教学制度和传统的好学风。如我们的花鸟画专业、从白描到工笔,从工笔到小写意、从小写意到大写意、从写生到创作、环环相扣。在这样好的学习环境中自己知难而上、从不满足于课堂上的作业,利用星期天和寒暑假,一半的时间用来写生和临习朱耷,吴昌硕、任伯年和潘天寿等大师们的画册、一半的时间用来临摹书法名帖。即便是在文革期间,作画的时机虽然少了,但书写毛主席诗词对书法有了更深入的研究。曾代表学院先后两次在院美术馆同日本书道代表团和书法代表团现场挥墨交流。更难忘的是每逢全系学期作业观摩和创作草图评选、潘天寿院长等会亲临指导,还有潘天寿画展,傅抱石先生讲座等都是难得的学习机会。平日授课最多的教授,如诸乐三先生的高远,陆维钊先生的严格,陆抑非先生的博约,以及吴茀之和沙孟海先生的洪规辅导等、让我受益终生。所以在以后的长期教学和创作中,始终坚持从严治学和以创作带基础的原则。
  传承出新,临摹自然是学习的必修课。目前还有一些以个人命名的工作室,一定注意不能把学员束缚爱“抄袭稿本”这个小圈子里。求学者不能把目光仅仅停留在他人艺术形式的表面,更不能远离生话去闭门仿造。一个有作为的画家,不论资历深浅,做到“眼高手低”方能进取,反之“手高眼低”者往往自我满足甚之自我陶醉,岂不是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了吗!学无止境如同逆水乘舟,不进当然则退。
  七三年我从杭州调来济南。当时金牛山动物园有鹰和数只西藏秃鹫,让我开了眼界。带学生或个人去写生过二十余次。许许多多写生稿和草图为今天有关鹰和鹫的创作提供了可贵的参考资料。七十年代年年到菏泽赵楼大队画牡丹、到泰山、黄山、武夷山和嶺南写生山石花木。八十年代始,应邀到日本、韩国、法国、澳大利亚和美国等举办个展或联展,近几年三次到加拿大观光探亲时收集了许多有关花木水禽、白头鹰和三文鱼的写生资料,从西萌画室带回国80余幅新作。
  自离开杭州后,美院的师生情谊更近了,国画系刘苇书记多次来信,鼓励我发扬潘老的艺术境界画出更多的好作品,学院高培明书记也在信中写到:“我们已久未见面了,老实讲确实想念。这几年你的作品确实大有进步,你那种勤奋学习、刻苦努力的精神使人感动,我希望你做出更大成就”。他还到济南工艺美校看过我。同恩师陆抑非先生的书信就更多了,他几次拜托好友杨志豪先生来济南赠我三幅书法,为我的个人画展和出版画册题写标题几十幅。九十年代我在上海朵云轩举办个人画展时,方增先先生出席开幕式,就在此时陆老的书法题词让杨志豪之子从杭州专程送到现场。内容是:“我们要的是推陈出新,而决不是弃陈出新、更不是灭陈出新。笑之,志光仁弟以为善否,陆抑非”。另外,同孙其峰先生也是师生有缘,赠我许多书画和画面题词,其中一幅题词是:“志光画友此作有吴潘遗意而不为所囿,能另辟蹊径难能可贵。”恩师们的话一字千金,字字刻印在心坎上,这种关爱和鞭策让我的努力充满了自信。
  说起关爱,记得大三时全班到诸暨县山口大队写生,面对山野却感到无物可画,便集体写信寄回学院,要求回杭州去西山公园画牡丹。为此,刘苇书记委托朱颖人先生送来一封回信。信中多次提到潘天寿院长的几幅丈二作品中皆以后石山花为主题,信中说很可能作品中的车前子花就在你们脚下,为什踏来踏去去视而不见呢?老师的一番话让我一夜难眠,第二天没吃早饭便背上画夹上了山。边上边画,真有着不尽的溪水和野花,画不完的石蛙和飞鸟,像在欣赏一幅幅画面。那种生活感悟和创作欲望使人激情难收。后来还专程去雁荡山观赏山石和悬崖瀑布,总想把潘老那种“一味霸悍”的气韵和涨力体现在自己的创作中去。
  说到气韵,吴茀之先生曾潘天寿画集前言中用“重气机,讲格调”六个字来概括点评。几十年来自己在出新中所追求的也是这六个字内在的艺术魅力。
  自九二年晋升教授并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后的数十年,至今又创作了近百幅五米和八尺宣以上的大幅作品。作为个人风格和笔墨出新,特别在意大气的追求。所谓大、自然是大视野才有大气魄,大格局才有大笔墨。从大处构思立意,从大处构图落墨,其中包括从小草图到正稿,从取形到写神,可以说凡是天上飞的鹰鸟,水里游的鱼禽,土里长的花木,地上跑的动物,都在我创作选题的视野之内。花鸟画不是局限于折枝花草,横野千寻方有大的情怀和构思空间。
  所谓气、自然是指画面的气势、气魄和气韵。其中包括虚实呼应,黑白对比,主次平衡,组合穿插,书法题词,浓淡枯润,造险破险以及用水、用墨、用彩和用笔的互动都是一气呵成的。有气才有生机,大写意就是要大气。以我创作的《长愿相随》一幅为例,熊猫的造型和神态是我精心构思的,动笔时有草图设计,自然是笔在情上可以把节奏放慢,但在五米宽的画面上补景画竹,自然是笔在势上必须把节奏放快,精力集中做到胸有成竹而且应势自如。使气贯全幅方显熊猫的风姿。做到这一步没有胆识和功力是很难达到完美的。
  大画如此,小幅画面必然要求更精细,画虽小但气不能小,不失大气更显水平和功底。九十年代精心创作了系列以热带鱼为题材的大小斗方,怎样在有限的画面上描绘出无限的海底景观,怎样用彩墨破立的变化画出鱼在水中的神态,我在用水方面做了许多新的尝试。评价我所追求的独有境界,书画前辈魏启后先生曾发表过三篇文章。另外还有中央美院邵大箴教授的文章《墨魂画魄 气韵纵横》,中国文联副主席潘鲁生教授的文章《笔墨重构 博大深厚》,中国艺术研究院邓福星教授的文章《知守为上》,大众日报刘广东总编的文章《画格和人格》,北师大徐恩存教授的文章《可贵者胆,为气者精》、艺术家郭西萌的文章《横野千寻,元气淋漓》,评论家支英琦的文章《思理为妙,物与神游》等,给了我莫大的鞭策和鼓舞。
  《郭志光先生与夫人》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人虽渐老,但志不能老,势不能小,气不能少,在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传承出新的现实面前,勇于担当,勇于拼搏,让雄浑大气的创新永不止步,才是我的艺术追求和梦想。
  【艺术简历】
  郭志光,字玄明(亦署悬明),室名三面佛山望外楼、知守斋,号擂鼓山人,青壁丹峰。1942年生于山东潍坊书香世家,中学时期曾受教于著名画家徐培基、侯卓如先生。1962年考取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花鸟科专业,师承潘天寿、吴茀之、诸乐三、陆抑非、陆维钊、沙孟海、刘苇诸位近现代中国画名家。毕业后留校工作,1974年调入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孜孜不倦从事中国画教学和创作近六十年。
  郭志光现为工艺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院院长、资深教授。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山东省书画学会会长、山东省文史馆馆员、山东画院艺术顾问、山东省政协联谊书画院副院长,系山东省专业技术拔尖才。2011年荣获山东省委、省政府“泰山文艺奖”艺术突出贡献奖。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推荐: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