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观点>>正文

张康:荷兰艺术之旅——弗朗斯·哈尔斯、圣巴沃大教堂与哈勒姆

发布: 2018-11-14 16:34:27 | 作者:张康 | 来源: 设计·中国

  弗朗斯•哈尔斯有一个弟弟叫做迪尔克•哈尔斯,是一位风俗画家。由于弗朗斯的名气太盛,以至于很少有人知道其弟弟也是一位不错的画家。在这里,我们只谈弗朗斯及其艺术。

  弗朗斯是荷兰著名的肖像画家之一,他会让顾客微笑着永生,并且经常展示他们非正式的姿势。对于肖像画家来说,遵循适用于肖像画的不成文法则更为常见。根据这些“规则”,坐在那里的人摆出一副体面的姿势,用一种严肃的表情凝固着自己的面貌。这幅肖像必须展现出讨人喜欢的一面。毕竟,一个人被描绘的方式和他的行为是有联系的。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弗朗斯的客户都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他们大部分是来自荷兰上层社会严肃而杰出的公民。弗朗斯将画中的人物描绘成微笑着的人,因为这可以使作品更加生动。

 

01.弗朗斯·哈尔斯博物馆前面的小巷子

  一、弗朗斯•哈尔斯:为荷兰绘画注入新生命的自然主义画家

  弗朗斯•哈尔斯博物馆位于哈勒姆一条极不起眼的小街上(图1.)。如果不刻意去寻找,还真不容易找到。建于1607-1610年,最初是为老人修建的济贫院,可能是坎彭设计的(他还设计了阿姆斯特丹市政厅、莫里斯博物馆)。大门和主楼一直都未改变,从1810年到1908年都是孤儿院。1913年,成为弗朗斯?哈尔斯博物馆(图2.)。

 

02.弗朗斯·哈尔斯博物馆大门

  17世纪的荷兰,人们很少允许自己被描绘成微笑的样子。这种微笑是不被信任的,常常被认为是愚蠢的。关于这一点,有一个反复出现的论点——据我们所知,基督从来没有笑过。这就是为什么它很重要,弗朗斯?哈尔斯的一篇随笔写道,人“应该尽情享受他的欢乐”。英国画家、理论家乔舒亚?雷诺兹爵士就很钦佩哈尔斯塑造“个性鲜明的性格”的能力(图3.)。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弗朗斯•哈尔斯博物馆的藏品不如荷兰国立博物馆的藏品更具代表性,所以,我用两幅荷兰国立博物馆的作品来进行说明。

 

03.弗朗斯·哈尔斯,快乐的酒鬼,阿姆斯特丹,荷兰国立博物馆

  马萨和范•德•伦是哈勒姆两个富有的市民,他们的这幅肖像画是弗朗斯·哈尔斯为纪念他们婚姻而创作的(图4.)。马萨(1586-1643)是一位商人,他曾在俄罗斯经商,并在那里接受教育。他不仅与俄罗斯进行贸易,而且还担任外交使团。他是一个有教养且拥有重要社会地位的人。1622年4月26日,35岁的他娶了30岁的范•德•伦,她是前市长杰拉德•范•德•伦的女儿。这对夫妇属于哈勒姆上流社会。弗朗斯成功地用自然、放松的姿势描绘了他们。但即使对弗朗斯来说,这幅肖像也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将丈夫和妻子放在一张画中来描绘,而不是分开的。当时很多结婚的夫妻所委托创作的肖像画都是分开的。而且, 挂在家里的时候,遵循男左女右的规则。他们坐在花园里的一棵树旁如此随意地摆出姿势,也是不寻常的。也许这幅肖像的随意性与画家和画中人之间的密切联系有关。哈尔斯和马萨可能很了解对方,而且马萨是弗朗斯一个孩子洗礼的见证人。

 

04.弗朗斯·哈尔斯,马萨和范·德·伦,荷兰国立博物馆

  左下方的大蓟,是一种长矛蓟,在17世纪的观众看来,是忠诚的明确象征。在17世纪,这种植物也被称为“人类的信仰”。在这里,它象征着马萨对妻子的忠诚。范•德•伦也有一个类似的象征,那就是她脚边的常春藤:就像艾薇紧贴着房子或树一样,年轻的妻子也紧贴着她的丈夫。马萨和范•德•伦头部之间卷曲的藤蔓,象征着爱和友谊,再次指的是男人和妻子之间的纽带。在藤下,这对夫妇的手也很重要。马萨把他的手放在他的心脏上,今天仍然是一个忠诚的姿态,范•德•伦非常有意地把戒指放在她的食指上,这无疑是她的结婚戒指。当时的习俗就是结婚戒指要戴在食指上。

  在这对夫妇的旁边,他们坐在植物环绕的地方,弗朗斯描绘了一个公园般的风景:一个传统的爱的花园,或者说是欢乐的花园,这是中世纪以来文学和艺术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它包含了对爱的各种暗示,包括孔雀——爱的女神朱诺的特征——和象征生育的喷泉。瓮和废墟可能指的是生命短暂的本质,同时也指超越死亡的爱的力量。

 

05.圣巴沃大教堂外景

  二、圣巴沃大教堂

  参观圣巴沃大教堂并没有在我们的行程计划中。只是当安顿下来之后,看到有个教堂离我们不远,于是想过去看看(图5.)。当走到教堂近旁的时候,我确实被它震撼到了。顿时感觉看多少照片,都不如来一次实地考察。因为这是我实地考察的第一个教堂,并且提前做过功课(但是当时并不知道就是这座教堂),所以,给我的印象异常深刻。当我们小心翼翼地问入口处的阿姨,我们是否可以参观一下的时候,她非常友善地让我们进去了。而且,看得出来这种友善是发自内心深处的,非常真诚的。短暂的交流也可以感受到她是一位虔诚的教徒。看着枝形吊灯、管风琴、大大的地砖、高高的穹顶,面对这几百年的教堂,我只有惊叹。当地时间晚上七点,礼拜开始了。人们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起听牧师讲课(图6.)。讲一段内容,然后会放一段宗教音乐。中间没有人交头接耳,也没有人进进出出。

  弗朗斯·哈尔斯静静地躺在这里(图7.)。1666年9月1日,84岁的弗朗斯在哈勒姆离开了人世。弗朗斯一生穷困潦倒,终生都生活在社会下层,八十多岁时还因为生活所迫而接受哈勒姆公会的补助,他和第二任妻子寄居在养老院中。

 

06.圣巴沃大教堂内景,当地人在做礼拜

  三、哈勒姆与风俗画

  弗朗斯最初是位肖像画家,接近80%的作品是肖像画。清晰可辨的笔触使得画面非常活泼。近距离观察一下他的画,我们会看到画面是由潦草混乱的笔触和添补的颜料组成的。站得稍远一点,笔触和颜料就会各得其所,这一特殊的人物动作和笔触形成了特定的艺术风格,表明不仅形式,而且纹理和用光都会对画面产生影响。弗朗斯只作了二十年的风俗画。最后,之所以不再从事风俗画创作,就是因为肖像画利润空间非常大。但是他的风俗画在哈勒姆等地方仍旧有很大的影响。使得哈勒姆的风俗画在荷兰艺术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07.弗朗斯·哈尔斯墓地,圣巴沃大教堂

 

作者简介:
  张康,供职于山东工艺美术学院。现为南京艺术学院博士研究生,研究方向:艺术史与艺术教育。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推荐: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