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视频影像 | 设计访谈 | 艺术观点 | 素材教程 | 设计赛讯 | 艺术家 | 品牌设计志 | 艺术展览 | 艺见文论
  首页>>艺术观点>>正文

张康:荷兰艺术之旅——赫里特•道与鹿特丹博宁恩博物馆

发布: 2018-11-14 22:19:02 | 作者:张康 | 来源: 设计·中国

  一、鹿特丹博宁恩博物馆 

  经过2017年的荷兰艺术之旅,我曾经用三个词来总结形容荷兰人(这里的荷兰人不包括移民):kindly(热情亲切)、friendly(友善)、helpful(乐于助人)。宽容,可以说是荷兰人的民族性格。我还清楚地记着去年落地入境签证的时候,高大的荷兰白人签证官问我们来荷兰的目的是什么?一共要停留多少天?我告诉他,我们此行的目的是为了参观博物馆,一共要在这里停留十几天。当得知我们是中国人时,他很爽快地给盖上了章,用非常规范的普通话并且非常友善地说“再见!”“Have a good time!”。这时候的我心情大好,同时也知道了“你好”“谢谢”“再见”是全世界都能听得懂的语言。毕竟我们是来消费的,会拉动他们的经济增长,他们自然持非常欢迎的态度。 

图1.博宁恩博物馆--入口

  一般来讲,每谈到荷兰的一个城市,我们都会联想到某个画家:比如一谈到代尔夫特,我们就会想到弗米尔、德·霍赫,一谈到哈勒姆,我们就会想到弗朗斯·哈尔斯,一谈到莱顿,我们就会想到伦勃朗……但是,谈到鹿特丹,我们却记不起哪位画家与之有关。还好,这里有博伊曼斯·范·博宁恩博物馆(图1.)。所以,我个人认为,一个城市对其画家的滋养是非常重要的。在中国,一谈到扬州,大家都会想到扬州八怪,一谈到南京,就会想到金陵四家。在全国各地比较大的拍卖行,他们的作品都是尽人皆知的硬通货。还是因为扬州和南京将这一批画家滋养的好,使他们成了蜚声全国的知名画家。 

图2.博物馆一楼大厅

  网上说博宁恩博物馆和荷兰国立博物馆、海牙莫里斯博物馆是荷兰最著名的三大博物馆。通过这两年的实地考察,我觉得事实并非如此。我认为荷兰国立博物馆的展品质量、展厅设计、展览主题和研究能力,荷兰其他任何博物馆都只能望其项背了。 

  荷兰的很多博物馆有专门的寄存服务,并且分为专职工作人员和自助两种类型。国立博物馆的寄存服务工作人员最多,并且还有很多自助存包柜。但是,川流不息的游客还是让工作人员忙的一塌糊涂。博宁恩博物馆的寄存业务完全是自助的。寄存柜和悬挂衣服的设计非常棒(图2.),还获了荷兰的一个什么奖。游客可以把行李箱和背包放到用绳子编织的寄存柜里。看完展览之后来取行李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自己的东西。另外,把衣服放在衣撑上,拉到高处,让人拿不到。然后把绳子锁住,把钥匙拔下来,就可以去看展览了。博宁恩博物馆展出的现当代艺术比较多(图3.)。除了赫里特·道的《江湖骗子》之外,还有萨恩列达姆的《教堂内景》。另外还有《股票市场》、《医生给妇女看病》等著名的作品。鲁本斯、伦勃朗的作品在这里也有不少。另外,还有很多设计作品,就是日常生活器具、椅子什么的。还有现当代作品,如装置艺术、行为艺术。所以,博宁恩博物馆是传统艺术与现当代艺术并存的博物馆。 

图3.博物馆楼梯口

  二、赫里特·道 

  赫里特·道?何许人也?很多读者一看到这个名字,首先会有这个疑惑。1628年,莱顿,他成为青年伦勃朗的第一位弟子。荷兰国立博物馆和博宁恩博物馆收藏了他大量的作品。他是莱顿精细画派的创始人。1648年,他与扬·斯滕成立了莱顿圣路加公会。 

图4.赫里特·道,江湖骗子

  赫里特·道1613年4月7日生于莱顿;1675年2月9日葬于莱顿。他在菜顿度过了全部生涯,他的早期创作以伦勃朗的创作为基础,风格近似,但后来伦勃朗在1631/1632年迁至阿姆斯特丹后,赫里特·道便发展出了一种属于他自己的风格,特点是精微的细节和平滑的表面效果。他对工具和工作条件异常挑剔,尤其惧怕灰尘,有时会借助放大镜作画。桑德拉特大约在1640年拜访过他,称赞他花费极大的耐心去描绘一柄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扫帚,不料他回答说“还要再用3天才能画完它”。他画过多种题材的作品,但最知名的是家庭室内场景。这些画中通常只有一两个人物,被一扇窗或窗帘框住,被书籍、乐器或家庭用品包围,所有对象都刻划的细致入微。他长于描绘人工光源照明的场景。与斯滕不同的是,他在一生中始终事业兴旺,受人尊敬;确实他享有国际化的声望,还曾拒绝过查理二世从英格兰发出的邀请。他的画作一直沽以高价(始终比伦勃朗的作品价格更高),直到印象主义出现并影响了人们品味,人们才开始反感他这种风格的工整与精密。道拥有一家弟子众多的作坊,这些弟子使他的风格发扬光大,这种“fijnschilder”精细画法的传统在菜顿一直延续到了19世纪。 

图5.坐着轮椅参观博物馆的民众

  赫里特·道的《江湖骗子》(图4.1652年,木板油画,鹿特丹,博宁恩博物馆)描绘了一位江湖医生在大肆宣扬手中药的药效。江湖医生是众人瞩目的焦点。画面沉稳、宁静、和谐。在窗户里赫里特·道正在思考着自己艺术家的身份。乍一看,这幅画仅仅再现了一个传统的喜剧主题,在这个主题中,容易上当受骗的人们听着一个江湖医生叫卖他的伪劣商品。一名妇女在给婴儿擦拭屁股,画面前景有一棵枯死的树,二者一起暗示着江湖医生药物的无用和人类努力逃避死亡的徒劳。但是这些因素并没有穷尽这幅画的隐喻。赫里特·道将自己再现在江湖医生后面的窗户上,一明一暗(江湖医生明,赫里特·道暗),在视觉上,他的画家职业身份与江湖医生这样的骗子正好形成了对照。图像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因为它是在二维平面上再现三维空间。在视觉吸引力上,绘画,尤其是赫里特·道这样的画,就像在招摇撞骗。

 

图6.一家人来参观博物馆

  艺术史关心转折,而不关心延续。伦勃朗后期的自画像以粗糙的画法作为自己的绘画风格,因此观众看到了他艺术的独特性。所以,虽然赫里特·道一生衣食无忧,但是,名气却远远不如他的老师伦勃朗。 

图7.供游客休息的场所

  三、博物馆与民众日常生活 

  在荷兰,博物馆是人们日常生活必需的场所。当然,荷兰的博物馆对荷兰人是免费开放的。在考察过程中,我看到很多残疾人坐着轮椅来参观(图5)。他们内心饱满,不卑不亢,没有丝毫自卑感,认真地观看每一幅作品,并和家人交流观看的心得。另外,还经常看到一家人集体出动,去参观某个博物馆(图6.)。对一些稍微有些淫秽色情的内容,家长也不避讳。至于孩子能不能理解画面的内容,家长似乎也并不关心。参观累了,博物馆已经准备好了食物和饮料,有专门供游客坐下来补充能量的场所(图7.)。游客也可以自带食物。有的当地人就自己带着几片面包,坐在那里,几分钟吃完,就算是一顿饭了。对于有一颗非常挑剔的中国胃的我来讲,看到他们如此简单地来敷衍午餐,简直不可理喻。感慨还是中华美食甲天下。另外,每个博物馆还有自己的艺术品商店(图8.)。我个人认为,蓬皮杜艺术中心和荷兰国立博物馆的艺术品商店做的非常好。当然,如果你要想买书(可以在艺术品商店购买)和旧货的话,莱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关于这一点,我会在下一篇短文中来进行介绍。 

图8.博物馆商店



凡注明 “设计·中国” 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内容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需转载图片请保留 “设计·中国” 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设计·中国,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文章推荐:

 数据检索
站内检索 平台检索
 视频·影像 MORE
461_150_0.jpg
 艺见·文论 MORE
 新锐 MORE